3W咖啡:另类的商业生态
创建时间:2013-12-11 01:32
简介:

文 / 本刊记者周再宇 发自北京

 

咖啡馆最早出现在圣城麦加,当时称之为“Kaveh Kanes”,最初是出于宗教目的,而流传到英国则变成文人政客聚会发表言论的场所。咖啡最初在英国流行时,人们把咖啡馆称作“一便士学院”,因为人们在饮用一便士一杯的咖啡时,相互讨论学术问题。
在中国,咖啡馆更多被人们作为休闲会友的场所,随着星巴克、COSTA、太平洋咖啡等大型连锁咖啡店不断攻城略地,独立的主题咖啡馆开始崭露头角,它们或主张一种生活态度,或营造特别的交际氛围。
3W咖啡馆看起来是个异类,不仅它的三个联合创始人有互联网背景,而且股东多达180多个;一楼是传统的咖啡馆,接待散客,而且备有HP打印机等办公设施;二楼是会场和VIP区,主要举办与互联网相关的论坛、沙龙、培训、讲座和活动等,两年时间做了500多场,平均下来三天两场;三楼则“蜗居”了19家创业公司,是“创业孵化器”。目前,它形成了咖啡馆、3W创新传媒、互联网垂直领域招聘网站“拉勾招聘”,以及孵化器“NextBig”、猎头服务等多元化发展的品牌。
与其说它是个咖啡馆,不如说它更像一个互联网人的“圈子”。

 

3W咖啡:互联网人的圈子
3W咖啡馆的三位创始人马德龙、鲍艾乐和许单单都出自腾讯,在做3W之前并不认识。腾讯的一个离职员工曾建了一个QQ群叫做“永远一家人”,当时想把互联网行业的人聚在一起开个咖啡馆,在QQ群里发了信息之后,三个志同道合的人凑到了一起。
“我们最初的想法是,征召一百个互联网人士开办一个专门为互联网行业聚会沙龙提供场地的咖啡厅。”鲍艾乐说,这个想法提出来之后,立刻得到“很多行业大佬”响应。“当时是2010年下半年,是微博最火的时候,在微博上提出这样的想法,就有很多CEO、高管响应,觉得投个几万块钱做个股东也不错,我们的第一批钱就这么来的。”
第一笔钱筹集得还算顺利,但第二步,摆在3W面前的是如今咖啡馆普遍面临的困境,就是怎么赚钱,收回投资。“3W刚开起来时我们很开心,做了很多小清新的事情。开了之后,痛苦与日俱增。3W咖啡馆亏欠严重。创业初期一个月30天,我们至少25天待在咖啡馆里,晚上11点才回家,几乎一年都是这么干下来的。想努力赚钱,但赚钱很困难。那个时候面临很大的抉择:是继续干下去,还是把它关了?”许单单曾回忆说。
当时鲍艾乐在搜狐,许单单在华夏基金,三个人都有着不错的工作。盈利艰难让他们不得不做出抉择:是辞职专心做咖啡馆,还是关掉咖啡馆继续工作?经过不断摸索、调整,3W咖啡馆走了过来。
3W咖啡馆的第一批股东为104人,后来想成为股东的人越来越多,于是三个人商量了一下,设立了一些门槛,比如**投入6万元,比如职业要求主要是上市公司高管、基金合伙人、初创公司CEO和知名媒体人等四类人。到2013年9月,3W咖啡馆一共有183位股东。
“这些股东进来后,很多创业公司的人来咖啡馆找我们,问是不是可以在这里介绍投资人、融资等等。其中最突出的需求就是找投资、找人,比如有的人有创业想法,但没人一起干。因为3W咖啡馆是互联网人的聚集地,很多人希望我们介绍人脉,包括办公地点、注册公司、做行业交流等需求,针对这些需求,我们整合资源,做了很多事情。”鲍艾乐说。
比如“投资人下午茶”,3W咖啡馆把投资人请来,与创业者聊天,提供指导。再比如开公开课,请大公司高管演讲,与草根创业者接触。3W还成立了专家俱乐部、股东俱乐部等。“请大公司的高管,每周给创业者们培训一次,比如‘如何建立APP和外部渠道’、‘屌丝心理学’、‘律师培训知识产权’、‘产品设计运营’等,已经安排到今年12月份了。”马德龙说。

 

NextBig:下一站大佬


如今,3W走得更远,开始提供创业孵化服务NextBig——明日之星,马德龙开玩笑说,缩写就是“NB”。
3W咖啡馆为一些创业公司提供有限的、相对便宜的资源,比如房租。”我们从房东那里拿下房子是一平方米3万块,我就以这个价格转给创业者,你想在中关村找到一平方米6万块以下的房子根本不现实。我们这里是公用,一个人就是5平方米,如果他自己租的话,怎么着也要20平方米,我们这里因为是公用所以就更便宜。相当于10万块只需要花1万块在这里,9万块可以花在其他地方。”马德龙说。
再比如一些基本的办公设备。“你知道创业公司初期需要支付的费用有哪些吗?要租一个像样的工作场地,要有网络带宽,要注册公司,要有打印机、云主机等办公设备,要有行政、财务、法律咨询等。但如果只是一个两三个人的小团队,就不值当匹配得那么完善,而在3W孵化器里很多东西可以共享。”
为了得到这些便宜甚至免费的资源,马德龙联系了很多办公设施企业,比如**。前不久3W加入**的“打印热商计划”, 由**免费提供一台智能七合一多功能激光一体机,让创业者或顾客即使身处咖啡厅也能享受文印服务,通过无线热点、无线直接打印、云打印、AirPrint打印文件资料。
“跟**一样,我们做这些事情一分钱不赚,相当于做公益,现在我们能够利用3W品牌影响企业,让它们以免费的方式响应我们。比如无线设备部署,除了带宽我们花了钱,所有的设备一分钱没花,都是免费从企业拿到的。现在我们的服务供应商有几十个。”马德龙认为,孵化的意义就在于大家一起培养孵化,把蛋糕共同做大之后再划分利益。
对于创业公司来说,除了网络、服务器,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是法律。马德龙请通商律师事务所的一个合伙人每两周过来一次为创业者解决问题,比如大家都关注的股权问题等。“初期架构对创业公司是非常重要的,要不然日后做大出了问题会非常麻烦,facebook就是个很好的例子。我们找来的人了解大量案例, 能够提供非常好的帮助,可以避免未来做大后因股权问题而分崩离析。因此,每当创业者融到资金后都会过来咨询意见。”
“基本上一周给这19个团队举办两次活动、一次培训、一次团队创始人聊天,我们希望3W咖啡馆三层的这些创始人就像同学会一样,‘**一期’。”马德龙笑着说。
对于创业团队,3W咖啡馆有着自己的挑选标准。
首先,人数严格限定在2人~10人之间。“10人以上就要出去。因为1个人创业我们觉得不靠谱,而一个团队发展到了10个人的话,我们认为它已经具备抗风险的能力了,因为我们是给相对脆弱的团队提供抗风险能力的,而且我们和配套的基金、咨询聊过,一个团队在七八个人的时候,基本上是处在相对稳定的时期,之后就会进入快速成长期,所以说,我们希望一个团队发到到10个人就出去,因为10个人的团队占用的是两个团队的空间,你出去之后其他人进来,我们希望把这个地方给更需要的人,所以孵化器也叫‘早期项目流转中心’,进来就是‘入孵’,6个月后必须完成孵化。我们希望在创业最脆弱的环节,用我们**惠的成本、场地帮助创业者成长,完成从鸡蛋变成小鸡的过程。”马德龙说。
其次,要看整个团队的背景是否相符、认知是否相符、趋势是否有问题等。这就需要面试,马德龙曾经在面试中遇到跟自己吵架的。“不合适的创业者有几个共同点,比如不懂创业就是想创业,自我认知不足,或者项目完全是零可能方向,还有一些背景很**但是与其实际背景不匹配等。”
马德龙介绍说,最终有19个团队入孵,自2013年7月开始(创新孵化器7月20日开始在3W运行),其中一个已经成功的团队“似颜绘”,达到了10个人,“马上要走出去了,它不仅有足够的投资,而且形成了现金流”。

 

拉勾:不一样的垂直招聘
目前3W咖啡有60多个员工,设立孵化器、传媒、电脑、拉勾、猎头五个部门,决策通过微信群发出去,“大家庭一样”。
“一直做互联网圈子,预计这个店一年参加活动的为2万人次,加上深圳店就更多,还有邮件组、微博、微信、官方APP等,所以我们覆盖互联网人士至少20~30万。”在这个前提下,三个人萌生了做互联网招聘网站的念头,经过一些挫折和“感觉不对”之后,拉勾网(lagou.com)逐渐成型。
说起近几年跳槽频繁的行业,互联网排不上第一也一定能排得上第二(第一大概是基金公司)。“现在互联网行业平均3年跳槽一次,流动率太高了。”马德龙说。
“拉勾网的定位和普通招聘网站不一样,第一是专注于互联网,第二是专注于中型和早期公司。”因为主要负责拉勾网事务,马德龙现在被戏称为“拉勾CEO”。“到目前为止效果非常好,上线才几天,现在有1200多家企业在这里招聘,每天能收到800多份简历。”
目前拉勾网免费为企业和求职者提供服务,到今年年底将尝试向企业用户收费,“未来是要赚钱”,但马德龙表示具体怎么收还没有想好。
“拉勾网有一个很好的体验,**是那些破烂的传统招聘网站没有的。”马德龙举了个例子,以往传统招聘网站登记的都是公司注册名称,而不是企业品牌名称。“比如美团网,你**搜不出来美团,你就看美团网的公司注册名称--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你就想:**这是什么公司啊,谁会投简历?这样的东西在传统的招聘网站上比比皆是。再比如,以前我要发一份简历,要填一大堆东西,半天也填不完一份简历。”
“而现在是,我就告诉你是美团网,我还告诉你美团网的创始人叫王星,你可以去看他的微博,告诉你关于美团网主要的新闻报道,一般选5篇,除了王星,其他创始人都会列在下面,包括这家公司是谁投资的、是不是上市公司……全都列出来,这些都是传统招聘网站没有的。”马德龙说。
互联网垂直招聘的定位,加上影响力已经有了,拉勾经常收到一些互联网“牛人”的简历,比如“百度工作3年,技术;腾讯工作3年,设计师;某知名公司的运营总监等,这三个简历,我们的猎头可以直接用”。马德龙每天都翻拉勾网里的简历,遇见不错的简历就发给3W咖啡的猎头公司。
此外,2012年3W在深圳做了第一届互联网企业家年会,2013年10月举办第二届。“这个年会是封闭的,我们把股东和互联网企业家全部叫过来,是无听众的聚会。基本上是互联网的大佬坐下来,内部沟通一些事情。”
目前,3W咖啡创办两年多来,先后投入资金1000多万元。马德龙说,如果不算装修的硬件投入,今年差不多会实现盈利,“其中负责活动的传媒部分特别赚,活动量非常之大,猎头部分也经营得不错”。